1927年以国民革命军第3集团军第7军5师师长之职参加北伐,孙楚任副司令

原标题:亮剑中,楚云飞所属的晋绥军是一个怎样的军团?

晋绥军,一段落满尘埃的陈旧记忆,一个让年青人倍感陌生的历史名词,这支纵横阖捭近半个世纪的地方军事集团,开端于1911年10月辛亥革命中的太原起义,终结于1949年
4月太原战役的隆隆炮声。

王靖国,字治安,生于1891年,山西五台人。1918年于保定军校第5期步科毕业。毕业后即在晋绥军任职,曾任晋军第1师2旅团长,第16旅旅长,第5师师长,1927年以国民革命军第3集团军第7军5师师长之职参加北伐,1928年任第3集团军第37师师长,1929年任绥远警备司令,1931年中原大战时任反蒋联军第3方面军第4路军第3军军长,失败后任第34军70师师长,1932年兼任绥西屯垦督办公署代督办,1933年入庐山军官训练团第1期受训。1936年5月接替李生达任第19军军长,由于王靖国与阎锡山是山西五台县的小老乡,虽无显着战功,但还是得到阎锡山的重用,成为最亲信的将领之一。

图片 1

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后,日军进攻势头正盛,在平张地区击溃西北军宋哲元部29军后,于8月14日组成“察哈尔派遣兵团”以东条英机中将为统率,兵锋直指晋绥地区。阎锡山抱病飞抵南京参加国民政府组织的南京军事会议。8月16日,国民政府下达国家总动员令,布置全面对日作战,阎锡山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,指挥晋、绥、察三省所有部队,在此区域内的中国军队共编为六、七、十八三个集团军。

抗战时,晋绥军,是中华民国时期主要活动在山西、绥远以及华北地区的一支重要军事力量,其领袖人物为阎锡山、商震、徐永昌、傅作义、楚溪春、孙楚等。

晋绥军之“晋”,指的是山西,晋绥军之“绥”,指的是当时的绥远省。早在清代,绥远道做为山西四道之一隶属于山西,民国初年,袁世凯出于自身利益的权衡而实行了“晋绥分治”。1926年,阎锡山在与冯玉祥国民军的战争中获胜,取得绥远的合法控制权。从此,晋军被称为晋绥军,晋绥军高级将商震、徐永昌、傅作义先后兼任过绥远最高行政长官。抗日战争时期,绥远与山西被日军物理分隔,绥远被划归第八战区,此后直至新中国建立之前,绥远由接受中央任命的原晋绥军将领傅作义、董其武控制。

1938年初任第2战区北路军第2路司令官兼第19军军长,1939年2月任第1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19军军长。抗战胜利后任第6集团军总司令,1946年1月部队缩编,改任第61军中将军长。1948年11月任第10兵团司令官兼太原守备司令,1949年4月24日在太原战役中被俘。1952年在狱中病逝。

王靖国,字治安,生于1891年,山西五台人。1918年于保定军校第5期步科毕业。毕业后即在晋绥军任职,曾任晋军第1师2旅团长,第16旅旅长,第5师师长,1927年以国民革命军第3集团军第7军5师师长之职参加北伐,1928年任第3集团军第37师师长,1929年任绥远警备司令,1931年中原大战时任反蒋联军第3方面军第4路军第3军军长,失败后任第34军70师师长,1932年兼任绥西屯垦督办公署代督办,1933年入庐山军官训练团第1期受训。1936年5月接替李生达任第19军军长,由于王靖国与阎锡山是山西五台县的小老乡,虽无显着战功,但还是得到阎锡山的重用,成为最亲信的将领之一。

杨爱源任第六集团军总司令,孙楚任副司令;辖第三十三军、军长孙楚,副军长周原键。下辖第七十三师、独立第三旅、独立第四旅、独立第八旅、

图片 2

晋绥军的历史贯穿了民国的大陆岁月,对当时的政治和军事形势都产生过举足轻重的影响。巅峰时代,经过四次扩军的晋绥军一度拥有二十五万人的规模,成为阎锡山发起“中原大战”、挑战蒋介石权威的资本。显着的地域性是晋绥军最重要的特征,山西百姓,是他们的衣食父母;三晋子弟,是这支军队的主要兵源;保境安民,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职责。无论盛衰强弱,晋绥军的根始终在山西。草创之初,军阀环伺,强敌觊觎,晋绥军先后击退了冯玉祥的国民军、樊钟秀的建国豫军以及张作霖的奉军等军阀的进攻,牢牢掌控着山西这块根据地;鼎盛之时,晋绥军坐拥晋冀察绥四省和京津两市,但他们的大本营始终没有离开过山西;民族危亡的之机,山西大部沦陷,晋绥军“宁在山西牺牲,不到它乡流亡”,始终战斗在表里山河。

陈长捷,,字介山,福建省福州市人。1919年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第七期骑兵科,毕业后受保定军校同学傅作义之邀来到山西投入晋军任职。1927年以晋绥军第15旅旅长之职参加北伐。1935年晋绥军第19军长兼72师师长李生达被暗杀,李所兼之七十二师师长一职由陈长捷继任。
南口战后,七十二师与新编独四旅合编为预备第一军,陈长捷为军长。

1938年初任第2战区北路军第2路司令官兼第19军军长,1939年2月任第1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19军军长。抗战胜利后任第6集团军总司令,1946年1月部队缩编,改任第61军中将军长。1948年11月任第10兵团司令官兼太原守备司令,1949年4月24日在太原战役中被俘。1952年在狱中病逝。

第三十四军、军长李杨澄源,副军长傅存怀。下辖第七十一师、第一九六旅、第二0三旅。

图片 3

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后,日军进攻势头正盛,在平张地区击溃西北军宋哲元部29军后,于8月14日组成“察哈尔派遣兵团”以东条英机中将为统率,兵锋直指晋绥地区。阎锡山抱病飞抵南京参加国民政府组织的南京军事会议。

大同保卫战后,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因放弃阵地受到处决,陈继任六十一军军长。在大同保卫战和忻口战役中陈累立战功,被称为抗日常胜将军从而受到阎锡山的重视。1939年7月以后,陈长捷先后晋升为第十一集团军副总司令、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四行署主任。

陈长捷,,字介山,福建省福州市人。1919年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第七期骑兵科,毕业后受保定军校同学傅作义之邀来到山西投入晋军任职。1927年以晋绥军第15旅旅长之职参加北伐。1935年晋绥军第19军长兼72师师长李生达被暗杀,李所兼之七十二师师长一职由陈长捷继任。
南口战后,七十二师与新编独四旅合编为预备第一军,陈长捷为军长。

傅作义任第七集团军总司令,刘汝明任副司令,下辖第十三军军长汤恩伯、第十七军军长高桂滋、第十九军军长王靖国、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、第三十五军军长傅作义,以及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的第六十七军。

1911年11月5日下午,阎锡山与吴禄贞在娘子关会晤,决策推翻清廷大计,决定组成燕晋联军,其时,他们就已有共识:“山西是我们中国最重要的堡垒,将来中国万一对外有事的话,海疆是靠不住的,山西要负很大的责任,所以山西这个堡垒,要好好布置”1911年11月15日,袁世凯派曹锟和吴佩孚等率军攻打山西,阎锡山率领军队虽做了坚强抵抗,但还是被袁军打的大败。阎锡山只率领1000多人逃离山西,取道保德,率部攻入绥远,占领包头,才得以生存下来。

8月16日,国民政府下达国家总动员令,布置全面对日作战,阎锡山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,指挥晋、绥、察三省所有部队,在此区域内的中国军队共编为六、七、十八三个集团军。杨爱源任第六集团军总司令,孙楚任副司令;辖第三十三军、军长孙楚,副军长周原键。下辖第七十三师、独立第三旅、独立第四旅、独立第八旅、第三十四军、军长李杨澄源,副军长傅存怀。下辖第七十一师、第一九六旅、第二0三旅。傅作义任第七集团军总司令,刘汝明任副司令,下辖第十三军军长汤恩伯、第十七军军长高桂滋、第十九军军长王靖国、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、第三十五军军长傅作义,以及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的第六十七军。而阎锡山就靠着这支部队支撑着山西持久抗战,山西也成为国军在华北最后的根据地

1941年陈长捷为任晋绥边区副总司令,后又转任伊克昭盟守备军总司令。抗战胜利后,陈长捷又出任芜湖军官总队长,1947年改任联勤总部第八补给区司令。12月陈长捷任傅作义“北平剿匪总司令部”辖下天津警备司令。

大同保卫战后,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因放弃阵地受到处决,陈继任六十一军军长。在大同保卫战和忻口战役中陈累立战功,被称为抗日常胜将军从而受到阎锡山的重视。1939年7月以后,陈长捷先后晋升为第十一集团军副总司令、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四行署主任。

朱德任十八集团军总司令,彭德怀任副总司令。下辖第一一五师师长林彪、第一二0师师长贺龙、第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。

图片 4

1949年1月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攻占天津,陈长捷兵败被俘。1959年12月4日陈长捷获特赦的后任上海市政协秘书处专员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的1968年4月7日自杀。

1941年陈长捷为任晋绥边区副总司令,后又转任伊克昭盟守备军总司令。抗战胜利后,陈长捷又出任芜湖军官总队长,1947年改任联勤总部第八补给区司令。12月陈长捷任傅作义“北平剿匪总司令部”辖下天津警备司令。

8月7日,日军以坂垣征四郎第五师团、玑谷廉介第十师团一部共十个联队3.5万人沿平绥线向南口进攻,傅作义部第三十五军对日军进行了坚决抵抗,连克商都、化德等日军据点。晋绥军陈长捷第七十二师、马延守部独立骑兵第七旅以及李服膺部第六十一军赶来增援。由于原西北军第68军刘汝明部放弃阵地,致使傅部守军阵地全线溃败,27日日军攻陷张家口,山西门户洞开。

之后,阎锡山在山西无不受北洋军阀强大的势力胁迫,并欲图夺取之。此时,阎锡山采取了“保境安民,惟力是视”方策。民国时期,对山西的国民教育,基层的政权建设,以及工农业生产的发展,制定了宏伟计划,与此同时,阎锡山提出了“民德、民智、民财”的三大施政纲领。在一个较长的时间里,阎锡山大抓了山西的各项建设,工业、农业、农田水利建设都有长足发展,尤其是军事工业的兵工生产,成绩更为突出。有了这些比较坚实的物质基础,这样才有了抵挡北洋军阀各派系的武装进攻和北伐的成功。

1938年2月,日军集中三万余人沿同蒲铁路继续南进,相继占领介休、文水、17日又占分阳、孝义。20日兵锋直指阎锡山驻地之隰县大麦郊。阎锡山严令十九军王靖国部布防交口镇御敌。二战区执法总监张培梅和赵戴文亲赴交口坐镇督战。王靖国保证可以守三天以利阎锡山布置撤退。没想到王靖国部杜堃第七十师仅仅守了一个晚上阵地即被日军突破,第二0五旅旅长赵锡章阵亡。守隰县之陈长捷部六十一军孟宪吉六十八师与日军反复争夺,隰县数度失陷又夺回。到26日,日军再次攻陷隰县,同时赵城、洪洞、灵石、霍县相继失守。

1949年1月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攻占天津,陈长捷兵败被俘。1959年12月4日陈长捷获特赦的后任上海市政协秘书处专员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的1968年4月7日自杀。

张家口失陷后,阎锡山于8月28日于代县太和岭设立行营,部署与日军展开大同会战。参加会战的部队有晋绥军王靖国第十九军、李服膺第六十一军、杨澄源的第三十四军、赵承绥骑兵军两个旅、傅作义第三十五军两个步兵旅、陈长捷第七十二师和马延守骑兵旅,西北军刘茂恩的第十五军,具体布置是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