并不代表法国人都是孬种,他们所剩无几的驴子或是妻子及孩子在前面奋力拉着车子

难民中的女人和儿童境遇最为悲惨。她们跌跌撞撞地走在漫长的逃难路上,满面尘灰,衣衫褴褛,饥渴难耐,在日军的追杀中惶恐不知所措,女人于绝境中与孩子失散,然后在日军残暴的侮辱下,不是痛苦中死去便是精神失常地呼号。

然而,地狱中的天堂也是岌岌可危的。事实上,即便进入金女大,妇女们的安全仍然无法得到完全的保障。日军正式入城后,很快便觊觎上了金女大这块“乐土”,金女大几乎每天都会遭到日本士兵的不断骚扰,“在这整整10天里,如果不是更多,也至少有10至20股日军每天进入校园;有一些从前面进来,但更多的是打破边门或从后门进来,或是跳墙进来”
。魏特琳在日记中记载了许多关于日军在金女大实施性暴行的案例,最早的记录于1937年12月17日,最晚的记录于1938年2月14日
,可见持续的时间非常长,而这还仅仅是魏特琳所记录下的。这些案例大致可以分为两种:“一类是日军有计划有组织的集体施暴,一类是分散的无组织的日本士兵的个人行为。”
第一类集体施暴相对较少,最让魏特琳头疼的还是第二类个人施暴。日本士兵或假借搜查之名,或偷偷摸摸溜进,或直接明目张胆地提出要求,想尽一切办法进入校园骚扰、劫掠妇女,偶尔还有日军长官装模做样地前来视察。

南京大屠杀

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,百万上海市民离沪逃难或涌向租界,洋人的租界人满为患,设置铁栅栏不许入内。饶家驹意识到应建立一种“安全区”拯救难民,经他多方游走,得到了英、美、法等国驻沪外交当局支持。

对于那些曾经在水深火热之中挽救世人的英雄们,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自己心中竖起一座高大的纪念碑,牢牢地记住他们,记住那段黑暗历史里一盏盏充满爱的温暖烛光,以此缅怀那些伟大的英雄。

秉性并不愿意迁移的人们,之所以背井离乡,之所以成为难民,是因为不愿意接受日本人发放的那张“良民证”。

图片 1

南京三岁儿童被日军枪杀(选自1938年7月版《日寇暴行实录》)

▲占领南市的日本士兵

作者丨汉本1705张海霞

最为恐怖的是日军的追杀。

出于日本民族“男尊女卑”的民族心理以及日本对于中国人的蔑视,日军攻占南京之后,大量强奸妇女,并通过各种惨绝人寰的方式虐杀中国妇女,上至老妪,下至幼女。其行为之残忍,远远超过德军的性暴行
。金女大主要收容女难民,因此魏特琳看到并记录下了许多日军的性暴行。

长达40多天惨绝人寰的

11月9日,南市难民区正式成立,中方和日方称之为“饶家驹区”。

1937年七七事变后,日本展开全面侵华。11月12日,上海失守,日军向南京进犯。其实早在8月,日本的敌机就已经开始陆续地对南京进行轰炸,南京城中,到处都在马不停蹄地修筑防空洞。局势已经到了这样一个紧张的地步:

有史料粗略地统计过,仅至一九三八年底,日本侵华战争造成的中国难民总数达到八千万以上。

四次记录中,“恐怖之夜”一词出现了三次,日军的疯狂行径可见一斑。连续几天难民的大量涌入,使得金女大人满为患,据《程瑞芳日记》记载,12月18日那天校园里已经约有九千人了,而之前根据住所预算的容纳人数仅为二千七百人。
在这种情况下,魏特琳不得不多次劝说年龄稍大一些的妇女回家,以便腾出地方给年轻未婚的女子。但是惊恐的难民仍然源源不断地赶来,她们下跪请求魏特琳收留,哪怕只是草坪上一个能坐的位置。
从难民们的表现来看,也能感受到日军性暴行的恐怖,对于她们来说,金女大就是人间地狱中的天堂。

南京市民被日军捆绑用刺刀刺杀,血流满面(选自傅润华:《抗战建国大画史》,中国文化信托服务社)

这是一个惊人的伟业,比起德国商人拉贝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拯救中国人行动,饶家驹同样挽救了很多中国人的生命,这里面,或许有你和我的祖辈。

12月15日,荷枪实弹的日本士兵将1300名难民包围起来,捆绑着拖走,拉贝和其同伴试图再次将这批人解救下来,但是白费口舌。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开车去找日本大使馆的参赞福田替这批人求情,可是希望渺茫。“我的心情悲痛极了,把人像动物一样强行拖走,太残酷了。”拉贝在日记中写道。后来这些无辜的人在护城河边被机枪扫射而死。

雾气蒙蒙而又湿漉漉的公路上挤满了老年妇女、儿童、各种各样的士兵、大车、独轮车以及黄包车。

编辑: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萧宸轩

图片 2

饶家驹是一个出生在法国洛林地区的耶稣会教士,1913年来到上海传教。一到中国,他就视中国为第二故乡,自学了一口流利的中国话。抗战爆发前,他先后任法国驻沪陆海军与“万国商团”随军神父、上海天主教外侨子弟学校老师,在学校期间,一次协助学生放烟火时不慎受伤,失去了右臂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魏特琳与同事

图片 5

难民区内分为9个区,每区设区长1人,下设总务、文书、训导、给养、庶务、卫生、清洁、登记、调查、医务各组。饶家驹是总负责,他每天坐一辆黄包车,奔波于南市难民区,巡视、监督、分发食物,协调各方势力。战火中,他的黑衣被子弹打穿过,他被日本士兵用枪顶着身体过,但他的面孔总是带着微笑,不知疲倦的奔走,被感恩的难民们称为“饶菩萨”。

最后,以此文,致敬约翰·拉贝,致敬所有为中华民族贡献力量的外国友人们!

乘坐火车的难民认为可能不会被日军追上,但是在铁路沿线或是在列车站台,天上是日军飞机的轰炸扫射,地面上是日军官兵的突然而至。

魏特琳

开始对我同胞实施

维持难民区需要钱。饶家驹凭借高超的外交技巧,向全世界募集到大量的资金和物资:从国府募集到了70万元赈灾款,从美国募集到100万美元,从加拿大募集到70万美元,甚至从日本也得到了2万日元。

但拉贝却决意留下来,他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:

男人们被日军视为泄愤的对象,劫掠财物之后,多数被当作活人靶子用以训练刚从日本国内来到中国战场的新兵。

展开剩余74%

日军集体屠杀的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军人和南京市民的尸体(选自江苏古籍出版社:《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图集》)

他叫Robert Jacquinot de Besange,中文名字叫饶家驹。

图片 6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