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军掘开长江江堤,冈村宁次命令第九师团和波田支队攻取马头镇和富池口要塞

富池口要塞的陷落,令与之相对的江北军事要地田家镇顿陷危机。

责任编辑:

日军第六师团攻击田家镇的地面部队,主要是重新编组的以步兵第十三联队、独立山炮第二联队主力、辎重兵第六联队第二中队等部队为基干的今村支队。

武汉会战,国民党的22会战(挨打)之一,也是国民党的大溃败大吹牛。

窃查鄂东方部归职指挥者共有十军,现萧之楚、何知重两军已令南下,协同李军(李延年)作战,王缵绪部内容复杂,指挥不灵,已失作战效用,至曹福林军,病员最多,刘汝明军参战之后,现在前方服务者均不过二千余人,三十一军一三八师已开麻埠,其余两师自经太湖及广济两次会战,损失甚大,现有兵力不过四千人,八十四军原仅两师,现每团仅得五六百人,以上各军似应速调后方或加编并、或事补充,恳祈核夺。

沿长江北岸进攻的日军第六师团,在广济作战后原地休整七天,补充了三千二百新兵,并得第三师团一部的加强以及海军第十一战队的配合,当长江南岸的波田支队和第九师团逼近富池口时,九月十五日,第六师团部队开始向田家镇方向攻击前进。

接着,波田支队和第九师团继续推进,近逼富池口要塞。

十五日晨,今村支队在海军的配合下攻占中国守军第九师的铁石墩警戒阵地。但之后遭到的抵抗之烈出乎预料,在中国守军第二十六军、第八十六军和第二军的联合阻击下,今村支队的攻击没有丝毫进展。

不觉得很奇怪吗?大战结束,日军仅剩4万人,国民党军队还有70万人,但是武汉落入日本人手里!

责任编辑:

第十八师苦守三日,除富池口东南山头阵地依旧在手外,其他方向高地的数层防御阵地均被日军突破,整个要塞都已暴露在日军的火力下。

薛岳命令俞济时的第七十四军、黄维的第十八军以及关麟征的第五十二军实施反击,初步遏制住了日军第九师团的进攻势头。

第二天,日军海军陆战队在飞机和舰炮的支援下,再次试图在潘家湾、玻璃庵登陆,被施中诚的第五十七师击退。

日本只有三分之一的兵力,却在武汉为中心的河南江西安徽等地暴揍国军,个中缘由值得深思!

此时,为了指挥作战便利,田家镇要塞北岸所有中国守军被划归第五战区,由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品仙负责指挥。

图片 1

武汉会战初期,重镇广济失守。就在日军第六师团于长江北岸向西攻击时,在长江南岸,日军攻占瑞昌后,自一九三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始,波田支队和第九师团分别沿着长江以及瑞昌至阳新的公路向西进攻。

图片 2

这一战,国民党军队的总指挥是蒋介石和陈诚,日军的总指挥是冈村宁次和畑俊六,国民党的兵力是110万,日军兵力是30万。
图片 3

亲爱的朋友,如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“大鹏说书(账号dapengshuoshu)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相关文章